新红学家评《红楼梦》:曹雪芹自传与“情场忏悔录

发布时间:2018-07-04 06:03:05

新红学家评《红楼梦》:曹雪芹自传与“情场忏悔录

  新红学家们认为《红楼梦》是作者曹雪芹自传。诚然,统观世界文学,一切伟大的杰作可以说都具有自传性,都是作家心灵历程的里程碑,但又不能就此认为是作者自传。

  新红学家认为《红楼梦》是曹雪芹以自传形式实录其家事,这就使小说创作变成了私家史传,是不能成立的。当然应该知道,真实问题是小说创作美学中最基本最重要的问题。真实地反映现实,准确地描写人物,是现实主义小说创作的基本原则。

  《红楼梦》第一回,作者开宗明义提出“实录其事”的美学原则,其意是坚持以生活真实为基础,“取其事体情理”,“将真事隐去,用假语村言”进行创作,在这里,作者显然并非自传式的“实录其事”。

  新红学派的权威之一俞平伯的主要观点:一是自叙传,二是情场忏悔,或称色空说,三是“无褒贬”或“二美合一”论,四是《红楼梦》的风格是“怨而不怒”。俞平伯认为《红楼梦》是为情场忏悔而作,书的本旨是“色空”。

  新红学家认为《红楼梦》的风格是“温柔敦厚,怨而不怒”。其间所蕴的实际是中庸之道。当然,《红楼梦》确有温良之风,但其真谛却完全相反,与中庸背道。

  儒家的中庸之道就是“温柔敦厚。”什么是中庸,孔颖达云:“中和之为用。”此谓“中”,就是“喜怒哀乐之未发”,所谓“和”,就是所谓“澹然虚静”,反映在文学上的风格就是“含蓄蕴藉”,“怨而不怒”。焦循说:“温柔敦厚”是“不质言之,而以比兴言之;不言理而言情,不务胜人而务感人。”据此,把《红楼梦》的风格归之为“温柔敦厚,怨而不怒”不能说没有道理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